主页 > 吉祥坊国际 >

“世界船坞之父”是宋朝人!与现代船坞一模一

时间:2018-11-23 20:02

来源:吉祥坊联谊网原创作者:吉祥坊联谊网记者点击:

  “世界船坞之父”是宋朝人!与现代船坞一模一样
  前两天杨爱红为了给某杂志码稿,收集了一些关于干船坞和浮船坞的资料。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杨爱红发现了这么一个了不得的头衔:“世界船坞之父”!
  这位张平又是何许人也?“世界船坞之父”这顶帽子,张平戴得稳吗?
  下面先来说说船坞。 船坞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干船坞,约等于在岸边挖个坑、用闸门将坑内空间与水体隔开,坑内可以造船、修船,船造好修好之后,向坑内注水、使船浮起,再打开闸门,就可以把船拖出去了;另一类是浮船坞(又称湿船坞),约等于浮在水上的一个大铁箱子,向铁箱内的压载水舱注水、铁箱就下沉,船可以开到铁箱上方的水面上,然后再用水泵把铁箱内的水抽走,铁箱就浮起来、把上面的船托举出水。干船坞和浮船坞的用途,本质上就是提供一个可在“浸水”与“出水”之间反复切换的环境。
“世界船坞之父”是宋朝人!与现代船坞一模一样
  中国用干船坞修航母,又快又好
  俄罗斯用浮船坞修航母,上个月底修得差不多了即将重新下水,然后浮船坞故障、进水沉没,上面的吊车倒塌又把航母砸伤了……
  根据山东潍坊媒体宣传张平文章里的关键词搜索一番,杨爱红在《宋史》中找到了此公的传记。下面摘录其中部分文字:
  张平,青州临朐人。…… 太宗即位,召补右班殿直,监市木秦、陇,平悉更新制,建都务,计水陆之费,以春秋二时联巨筏,自渭达河,历砥柱以集于京。期岁之间,良材山积。太宗嘉其功,迁供奉官、监阳平都木务兼造船场。旧官造舟既成,以河流湍悍,备其漂失,凡一舟调三户守之,岁役户数千。平遂穿池引水,系舟其中,不复调民。……
  这位张平是山东潍坊人(临朐县现隶潍坊市),原本是赵光义(也就是后来的宋太宗)身边工作人员,曾被赵光义送到弟弟赵廷美府上当差、干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被赵廷美借故赶走(理由是手脚不干净、偷拿财物——说不定实际上是间谍身份暴露了2333)。赵光义即位后,张平被派到陕西管理伐木送京的事儿,事情办得漂亮就升官了,还兼管当地造船场的事儿。由于河流湍急,以往造的船容易被水冲走,需要征调大量人力看守(老百姓的无偿劳役)、对老百姓必然造成很大负担。张平到任后,组织人员在岸边挖坑、引水入坑形成水池,再把船系留在水池里、就不会被冲走了,从此不再需要征调老百姓看守。后来张平官运亨通,一路做到了盐铁使(约等于财政部长)。
  而潍坊当地媒体宣传张平为“世界船坞之父”所依据的,就是《宋史》里“穿池引水,系舟其中”这八个字。很显然,这说的不是浮船坞;但这是干船坞吗?
“世界船坞之父”是宋朝人!与现代船坞一模一样
  从上下文来看,张平“穿池”并不是为了让船离开水体、而是为了营造一个风平浪静的港湾、以便“系舟其中”;“穿池”之后就“引水”了,并无闸门、水泵这类配套设施,也就无法像干船坞那样在“浸水”和“出水”两种状态间切换,更无法用于造船和修船。由此来看,要将张平视为“世界船坞之父”是非常需要想象力的。——在岸边挖个停船的池塘就说是船坞,那杨爱红在小区里拿栏杆把停车位围起来岂不是可以算作开修车厂?
  不过,宋代文献中还是有关于船坞的确切记载的,但不是在宋太宗时期,而是在宋神宗时期。沈括所著《梦溪笔谈》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国初,两浙献龙船,长二十余丈,上为宫室层楼,设御榻,以备游幸。岁久腹败,欲修治,而水中不可施工。熙宁中,宦官黄怀信献计,于金明池北凿大澳,可容龙船,其下置柱,以大木梁其上。乃决水入澳,引船当梁上,即车尽澳中水,船乃笐于空中。完补讫,复以水浮船,撤去梁柱,以大屋蒙之,遂为藏船之室,永无暴露之患。
“世界船坞之父”是宋朝人!与现代船坞一模一样
  这段文字说的是国宝龙船年久失修,宋神宗熙宁年间的宦官黄怀信献上了一个办法:
  第一步,在金明池北岸挖个大坑(也就是文中的“大澳”),坑底埋设柱础、柱上架设木梁。
  第二步,掘开大坑与金明池之间的堤坝、放水灌入大坑。
  第三步,把船拉到梁上的位置。
  第四步,用水车把大坑里的水排空,船自然悬空落在木梁上。(这之前显然还应该有一个封堵决口的步骤,不然就成小学数学题“游泳池有一个进水口和一个出水口”了。)
  第五步,修船。
  第六步,再次灌水,让船浮起来。
“世界船坞之父”是宋朝人!与现代船坞一模一样
  这个“大澳”,完全符合干船坞的关键特征!连现代造船业和修船业中垫在船底下方、避免船底与坞底直接接触受损的墩子也有了——只不过,现代的墩子多是钢墩子或水泥墩子,而黄怀信的方案则是木墩子(即文中的“柱”和“大木梁”)。 而《清明上河图》作者张择端的另一幅传世作品《金明池争标图》中,恰好也留下了“大澳”的痕迹!
  《金明池争标图》
  注意画面最右侧中央、柱子直接插入水中的建筑: 与《梦溪笔谈》中“以大屋蒙之,遂为藏船之室”的记载完全相符!
  好了,现在基本上已经破案了:如果没有更早的文献记载或者考古发现,那么“世界船坞之父”就是北宋宦官黄怀信了! 杨爱红又去维基百科查了下Drydock(船坞)词条,也确实没有更早的记录了。那么,这位黄怀信生平如何呢?《宋史·宦者列传》中并没有拿他当传主,但在《宋史·河渠志》里黄怀信却露了一把脸、与王安石等重臣讨论治理黄河的办法,看样子在当时也是个了不得的工程技术专家型人才。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