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资料 >

阿米尔·汗: 不只是一个巨星

时间:2019-04-29 17:49

来源:吉祥坊联谊网原创作者:吉祥坊联谊网记者点击:

  一部印度电影《神秘巨星》在中国蝉联了两周票房冠军,电影中一个热爱音乐梦想成为歌唱明星的少女,在笼罩着父权和动辄家暴的家庭里,一步步挣脱出来,实现梦想。而在这个过程中,一名备受争议的音乐人夏克提·库马尔(阿米尔·汗饰)起到了重要作用。阿米尔·汗洗剪吹的杀马特造型,头上顶一撮黄毛,搭配鲜艳颜色的T恤,下着紧身牛仔裤,和《摔跤吧!爸爸》中严肃决绝的父亲形象大相径庭。
  不少观众应该还记得,上一次在中国引起轰动的电影《摔跤吧!爸爸》里,阿米尔·汗的形象是一个英雄暮年的摔跤手,花白的头发,肥胖的身躯,松垮的皮肤,还有下垂的肚子。他演戏很拼是众所周知的,为了逼真,他放弃使用特效,在短期内增重28公斤达到97公斤,以此来呈现角色55岁中老年部分发福的状态。接下来,他又高强度的运动五个月,减掉了25公斤的赘肉,并锻炼出一副摔跤冠军的健美身材。
阿米尔·汗: 不只是一个巨星
  影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曾经的摔跤冠军辛格培养两个女儿成为女子摔跤冠军,在女性地位较为低下的印度,可以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和《神秘巨星》一样,影片从一开始就被打上了女权标签。
  其实早在2011年,在《三傻大闹宝莱坞》中,有着千奇百怪想法、不顺从印度现行教育体制的兰彻就闯入了中国观众的视野。在谈到自己的电影创作时,阿米尔·汗曾说:“坚持梦想和女性独立,是全球性的主题”。他热心的领域早已经超出了演员的职业范畴,他热心社会事业,揭露社会问题,推动社会变革。
  2013年,美国《时代》杂志将阿米尔·汗评选为“全球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并以《印度的良心:一个演员能否改变一个国家?》为题进行了专文报道。
  电影之家的少年崛起史
  阿米尔·汗的父亲是印度著名制片人塔希尔·侯赛因,上世纪70年代耳熟能详的经典之作《大篷车》将他带到了事业的高峰,在中国也广为流传。随之不久,另一部影片《情锁》让整个家庭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我从来不想让阿米尔涉足电影产业,我认为这个产业变数太多,不想孩子们深陷其中。”塔希尔接受《印度电影观众》采访时,回想起自己坎坷崎岖的电影人生,谈起对孩子的期待。和《三傻大闹宝莱坞》中的校长父亲一样,家人希望儿子能成为工程师或者是医生。
  也正是幼时目睹了电影给家庭带来的种种变故,阿米尔·汗电影最重要的功用始终是娱乐:“一件我永远不会做的事情就是拿别人的钱冒险……我的从业原则是,让所有参与我电影的人都能赚到钱。虽然对很多电影人来说,我敢于尝试,就好像一块试验田,但是,我不会做不切实际的尝试”。
  “阿米尔·汗是印度电影界最具有商业价值的明星”。2002年《卫报》这样评价他。
  但是在一部部电影创造了票房奇迹的同时,他对于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随之凸显,甚至可以说正是后者奠定了他在印度乃至世界的地位。他对剧本非常挑剔,坚持一年才能拍1-2部电影,并且是宝莱坞第一位坚持一次只接一部电影且坚决不跨戏的演员。而别的一线演员一年4-5部很常见。
  其实孩童时期的阿米尔·汗,正如同父亲当时所期望的那样,并没有对电影表现强烈的兴趣。早年的他兴趣在网球上,在校期间还蝉联了马哈拉施特拉邦网球联赛少年组冠军。除了在家偶尔能旁听到找上家门的剧本,他并没有接触太多和制片、电影相关的事情,仅仅在8岁那年,他有一个小小的上镜,算是荧屏首秀。
  家里4个孩子里,阿米尔是老二,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童年的生活在父母的保护下,显得无忧无虑。在家人眼中,他早熟听话,在学校老师的印象里,他则是班级里最难管的几个淘气包之一。
  最终和电影结缘,来自于和另外一个同样出身于电影世家同学一起拍摄的十分钟的短片《偏执狂》,阿米尔·汗在其中担任了助理导演、出品人等多重身份,了解了电影是怎么拍成的过后,他开始逐渐燃起对电影的热情。
  18岁那年,他就已经不再想完成大学学业。2001年的一次采访中,他曾经说过,“我不相信文凭有决定作用,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对一样东西感兴趣,就应该不顾一切去学习。我就是这样做的,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个重大的决定。”这句话和《三傻大闹宝莱坞》中输出观点如出一辙。
  20世纪80年代,是阿米尔大红大紫的年代,从《冷暖人间》开始,这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成为印度一颗耀眼新星,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随后两部《灰飞烟灭》《讲心不讲金》给当时程式化的印度影坛带来了一股青春的气息,也给电影产业带来新的生机。
  不少当时的印度年轻人都记得电影中一个经典桥段:邻家大男孩模样的阿米尔·汗,抱着吉他唱“爸爸说我一定有出息”。和荧屏上那些经久不息高高在上的英雄相比,这样的人物更加可信可爱。要知道,那是个英雄主义电影盛行的时代,复仇、正义、审判才是主旋律。
  在《冷暖人间》上映后的百天活动中,疯狂的粉丝将阿米尔的衣服都快撕烂了。电影收获了巨大的成功,拍摄以校园为背景的同类爱情故事随之成为印地语电影业的一大风潮。早年的成名也为阿米尔带来一些困扰,在一个较长的时间里,无论他再怎么尝试,公众还是将“奶油小生”“浪漫王子”这一类型化的标签贴到他身上。
  《讲心不讲金》的导演英德拉·库马尔认为,阿米尔最大的特点在于真诚,这也是他能成功的大部分原因。不同于很多演员接片看片酬、看关系,阿米尔很少受这些限制。“哪怕是一个陌生人,只要他带来了好剧本,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接下这部电影。他这种真诚才是对自己负责,不为钱财,不为人际关系,不为任何与电影无关的因素。对他来说,除了电影作品本身,什么都不重要。这种真诚成就了阿米尔”,英德拉·库马尔如此评价。
  从少女偶像到印度国宝
  1990年代初期,一系列校园爱情电影让阿米尔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但他并不满足于校园浪漫喜剧,此后,他开始转而致力于塑造更成熟的角色,演绎一些更具深度的角色。《印度拉贾》与《印度往事》两部电影,奠定了他在印度的一线巨星地位。
  《印度拉贾》讲述的是一个穷小子爱上富家女的俗套题材,不过目光关注的是穷小子和富家女结婚过后的生活故事。阿米尔饰演一个穷出租车司机,目光短浅,但是血气方刚,大男子主义。其中有一场戏,拉贾醉酒,大闹妻子的派对。较真的阿米尔,直接喝醉了,在和对手演员对戏的过程中,有一幕安排是拉贾要用手掐着对方的脖子,阿米尔的入戏甚至导致对方真的晕过去了几秒钟。阿米尔·汗后来回忆,他当时已经失去了意识,那一刻拉贾真的像疯子一样要掐死对方。
  作品从开始就是奔着票房奇迹去的,也获得了成功。这部影片将阿米尔推到了90年代整个事业的顶峰,影片也成为一部经典。阿米尔获得了印度电影观众奖和银屏奖的最佳男主角双料影帝,在这之前,他都与影帝擦肩而过。然而,阿米尔对这些奖项一项也没有接受,并且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不再参加任何印度电影的颁奖典礼。1998年他在接受《印度快报》的一次采访中也直言不讳,“这些奖项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我不认为那些影视杂志有足够的资格来评奖”。
  《印度拉贾》公演后,阿米尔·汗开始在印度深入人心,家喻户晓,在舞台上与沙鲁克·汗、萨尔曼·汗抗衡。在导演达梅什·达山看来,阿米尔有团队精神,也知道如何协助导演,他并不是典型印地语里那种肌肉健美、身型高大的英雄男主角,“但他完全凭借自己的头脑打破常规。”“他和沙鲁克·汗都是超级明星,他们将规矩带到印地语电影里”。
  另一部在阿米尔的生涯,乃至印度电影史上不得不提的鸿篇巨制是《印度往事》,由阿米尔的好友、当时名不见经传的阿素托史·哥瓦里克导演。
  该片讲述了印度村民在青年拉凡的带领下赢得了与英国军队进行的板球比赛胜利,迫使英国人取消不合理的税收政策并撤出村庄的故事。由于可能触犯一些禁忌,阿米尔提出需要找一个大胆的制片人,这样才能保留剧本的完整性。并且这位制片人要在不知道阿米尔出演的情况下工作。结果是,根本找不到合适人选,不愿意放弃这个剧本的阿米尔决定自己上阵担当制片。当时他的妻子芮娜也加入到了电影制作的项目中,付出了很大的艰辛。
  影片中起用了专业的英国演员,而不是过去的印地语电影中挑选有欧美血统的印度演员来演。《印度往事》成为2001年最成功的影片,2002年在印度电影观众奖上横扫了所有奖项,并且走向国际市场。
  在电影事业中获得了无数荣誉后,阿米尔·汗并不满足于一个荧幕偶像的存在。
  “在我的观念里,电影最主要的责任是为观众提供娱乐。但同时,我们也可以把它当作一个媒介,去教育,去激发意识,去鼓励大家思考,增强全社会的公共意识。现实是,印度电影在过去80年里几乎只对它的首要目的负责——娱乐大众。”他对印度电影诸多不满也在滋生,他认为过去这些年,印度电影没有起到应该起的社会作用。
  批判的底色
  “我首先是一个演员,以演戏和娱乐大众为业。在此基础上,我会通过电影传达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其实我认为这是每一个印度公民的责任,对于社会问题,不仅仅是演员,每个人都应该把自己的看法通过某种途径表达出来”,2007年他面对《孟买访谈》说。他对自己的要求,除了在电影中背负种种责任,对于社会也同样如此。于是在他的每一部电影中,人们都能看到他对于一个话题的思考,提出社会问题,甚至参与社会运动。
  也正是在这一年,他自导自演了电影《地球上的星星》(Taare Zameen Par),阿米尔饰演一个寄宿学校的美术老师尼克,对于“一刀切”的学校教育提出反思和质疑。
  8岁的孩子伊夏有着古怪和新奇的想法,但是患有阅读障碍症的他学习上一塌糊涂,是家长和教师眼中的问题儿童, 甚至被认为是智力存在问题。无奈之下,家人将他送到了寄宿学校,这个被动的分离给孩子心理蒙上了一层阴影,尊重每一个孩子个性和思想的美术老师尼克,发现了男孩的问题,并发掘了他的天才之处,一步步带着孩子从灰色的生活中走了出来。
  中国观众较为熟悉的另一部反思陈旧教育体制的电影是《三傻大闹宝莱坞》,阿米尔饰演的刚上大学的小伙子兰彻毫不违和,影片在反思教育制度的同时还给人带来很多快乐。
  在揭露的同时,阿米尔·汗也在不遗余力对印度社会提出批判,他不把这当作什么丑事,即使知道有争议,也要毫不留情地撕下遮羞布。
  “拍摄电影不是用来迎合谁的。其实当你拍摄了一部对自己国家有一定批判意义的电影时,这对国家就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所以批判自己和自己的国家是我们进步的第一步。没必要为自己祖国被放在聚光灯下而羞耻,应该羞耻的是我们的国家在那一方面有欠缺”。
  2006年的电影《芭萨提的颜色》中,阿米尔·汗饰演的DJ是一个25岁的大学生。在这部带有政治色彩的电影中,一群大学生勇敢揭露政府高层的腐败,最后以死亡的悲剧结束。
  电影上映后不久,印度曝出震惊全国的“杰西卡·拉尔谋杀案”。一位模特拉尔由于拒绝为印度政府某部长的儿子侍酒而被枪杀。尽管有100多人目击了罪犯杀人的全过程,但经过长达7年的审判,目击证人居然撤销了证词,被告被无罪释放。案件引起了国内极大民愤,成千上万的群众采取了模仿电影中烛光示威的方式,集会表达对审判的不满。杀人犯最后于2006年被判终身监禁。
  该电影除了在印度获得种种奖项外,它还成为当年印度申请奥斯卡最佳外国语奖的官推影片。并且提名了英国影视学院奖的最佳外语片奖。
  2006年,因为政府要在某地修建大坝,农民的房屋和土地即将被淹没,一群人奋起抗议。阿米尔·汗加入了这场反抗。随即他的新电影被强制撤下,还被要求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我只是要求人民得到妥善的安置,这也只是在重复最高法院的宣判罢了。人民没有表达自由的权利吗?人民没有言论不受攻击的权利吗?对我的攻击不是来自人民,也不是来自电影业界,居然是来自政党”。他通过媒体强硬发声。他同样反对对现实的不公熟视无睹的年轻人,“作为这样的青年人的偶像,我深感羞辱”。
  说出真相
  在一个宗教的国度里,阿米尔·汗还大胆地将矛头指向了宗教,2015年电影《我的个神啊》借一个来到地球的外星人pk之口质疑宗教,全印度的右翼团体开始抵制这部电影,指责他“反印度”,极端组织“印度青年民兵”和“世界印度教会议”甚至强力阻止影片放映,但是这部电影成为首部印度电影票房突破30亿卢比的电影。
  即使是《摔跤吧!爸爸》这样“正能量”的电影,也遭受到质疑。批评者认为电影中的故事是歧视女性的表现,两个女儿没有自我,她们的存在只不过是为了实现父亲的理想。媒体抵制,政府禁止影片在影院大厅宣传,但是影片中的爱国主义在国内有着很大的拥趸,甚至走出国门还被那么多人喜爱。
  2016年12月,《摔跤吧!爸爸》上映前夕,阿米尔·汗的处境非常不乐观,他卷入了巨大的争议之中。在距离上映只有一天,推特上仍旧有人在抵制,这也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电影在国内的票房。
  原因是,在影片上映前,印度“零容忍”反腐运动正如火如荼。运动中陆续有知识分子、作家、电影协会会员,将政府颁发给自己的奖项退回,以此表达对印度右翼政党领导的政府的抗议。
  而阿米尔·汗在被媒体问到,是否对这些抗议觉得有些草率时,他则耿直地回应,对印度常年蔓延的腐败无法得到遏制感到失望。“(妻子)基兰和我一出生就生活在印度,但最近她第一次问我:‘我们会离开印度吗’?对基兰来说,离开印度无疑是最坏的打算,她为孩子感到担心,不知道我们会面临什么......这种气氛让人感到沮丧和低落。”
  一石激起千层浪,阿米尔·汗移民的言论受到国内众多指责。甚至有合作过的演员在推特上直接发问:“什么时候了不起的印度对你来说,成了忍不了的印度?就因为这短短七八个月的时间吗?”有人甚至推测他有政治动机。
  印度官方的宣传“不可思议的印度”运动曾由阿米尔来担任形象大使,现在政府也开始重新考量人选,就连阿米尔·汗代言的印度最大的网上交易平台都遭遇了抵制。
  2012年,为了更好地表达他的想法,阿米尔·汗干脆更进一步,主持、制作了一档电视节目——《真相访谈》。这个节目在印度9个电视频道同步播出。每一期都选取印度社会所存在的最恶劣、丑陋和敏感的问题进行讨论:残杀女婴、儿童性侵、巨额嫁妆、家庭暴力、种姓制度、自由恋爱与包办婚姻、警察问题、残障人士、大男子主义、政治犯罪、医疗失当。他使印度人再一次审视这个国家的种种弊端,阴暗的一面被赤裸裸地展示了出来,并且分析症结。
  在一期关于印度强奸问题的节目中,一位被父母带到城里上学的小女孩,不幸遭到了一群歹徒的轮奸,父母报案无果,还受歹徒威胁,歹徒又趁其父母不在的情况下对女孩实施了第二次强奸,父母求助警察,得到的结论是让父母带着孩子搬走。这还没完,最后在家里的小女孩被残忍的歹徒放火活活烧死。小女孩父母走上了无止尽的申诉之路。
  让女孩父母和阿米尔·汗愤怒的是,如果第一次报案,警察就能采取行动,那么后来惨绝人寰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
  节目引起广泛关注,社会反响空前。《真相访谈》第一集播完,印度各地爆发声讨杀婴恶习的游行。地方政府不得不在重压下出台法令,制裁提供“性别检查和堕胎服务”的诊所。阿米尔·汗也因此登上2012年9月《Times》亚洲版封面。其中探讨虐待儿童单元播出后,阿米尔·汗更获邀到国会作证,成功令国会通过保护儿童法案。
  正如他自己在节目之初的陈述,“我想讨论一些关系印度民生的话题,不责难任何人,不中伤任何人,也不制约任何人。人人都说,伤害我们的人近在咫尺,或许我们都有责任。”他坦诚地将印度社会的病痛揭开,引起人们的注意。每一个节目的后半段请来了方方面面的专家、学者,以及社会各界正在行动的人,分析问题的深层原因,并且提出可行的措施。
  在访谈中,阿米尔不时要用手去擦拭眼角。他的所作所为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印度,改变社会的顽疾,或许无从得知。但是回到阿米尔节目的开头,他坐在台阶上,缓缓道出:“我无心激化矛盾,只为能改变这个时代。无论是谁的心中,只要有星星之火,必将成燎原之势。”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