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资料 >

庙会赶场人

时间:2019-04-18 19:02

来源:吉祥坊联谊网原创作者:吉祥坊联谊网记者点击:

  过大年,逛庙会,是中国北方独具特色的一种民间文化传统。拉洋片、吹糖人、剪纸、泥塑等传统手艺人,则是庙会上不可或缺的靓丽风景。
  姚雨林拎着一个大皮箱,登上了年三十的火车。这是一趟从河南巩义县开往省会郑州的普快列车,车上的旅客不多,彼此聊起来,姚雨林说:“你们离家人越来越近,我是离老婆孩子越来越远。”
  听得人一怔,细问,面前的男人是一位剪纸艺人,要到郑州城隍庙赶大年初一的庙会。舞龙舞狮踩高跷,耍猴听书看大戏,是庙会的必备戏码,以此为生的手艺人,年关临近时,都奔波在赶赴庙会的路上。
  出郑州站,看一眼手表,下午3点08分。姚雨林坐上33路公交车,5站地之后,商城路城东路站下车。他在附近找了一家旅馆。除夕日的旅馆,算上他,只有十二位客人,十个人是跑单帮吃庙会江湖饭的人。两个人是服务员的亲人,从老家赶来,陪工作人员过年。
  安置好行李,姚雨林出门,右转,步行15分钟,看见高高耸立的城隍庙戏楼,和保安打声招呼,进了大门,过前院,黄河澄泥砚、淮阳的泥泥狗,手艺人忙着摆货。
  他的摊位在城隍庙院内大殿的门口不远,前有杂耍、戏剧表演,后有卖食品、小吃的摊位。庙会的摊位,最好的摊位在中间,游客回头率高,姚雨林的摊位,位置偏,买就买,不买就散,游客走了,很少再回头。
庙会赶场人
  摊位很小,一米不到的空当,摆着一桌一椅。姚雨林坐在椅子上,守着摊位,估摸着明天的生意。他准备第二天6点起床,喝碗胡辣汤,迎接庙会开张。
  赶庙会
  别人回家过年时,传统手艺人奔波千里赴庙会,谋生的同时给人带来喜庆和欢乐。
  大年初一凌晨4点半,北京昌平南口镇,李松林起床了。孩子们熬夜守年,还在休息,老伴为他煮了15个猪肉白菜馅饺子,原汤化原食,再喝碗饺子汤,肚饱身暖。穿戴整齐后,出门将箱子装上老年代步电动车,趁着月明星稀,一路行来,要赶凌晨5点45分的昌平地铁线首班车。
  李松林的目的地,是地坛公园庙会。这趟旅程需耗时2小时11分钟,他要先换乘地铁13号线,立水桥站转5号线,8站之后是雍和宫站,西北口出,前行511米,就到了地坛公园。
  拉洋片的艺人,全北京城算下来,眼下也不会超过5个人。李松林是年龄最大的一位,身材精瘦,头发雪白,拉的箱子里,装着洋片儿、对联、板凳,锣鼓场,全套家伙什儿。
  箱子重,总量40公斤。李松林自己制作,打开支起,高1.8米,长1米,厚0.8米。表演完折叠,缩成95公分长、45公分宽、65公分的皮箱。箱子底下,装了四个加重轮,一根麻绳牵在李松林的肩膀,平道好走,换乘地铁时难行。
  有人帮忙,问:“您老高寿。”李松林伸出右手,三个手指捏在一起,比出七的手势。 70多岁,好身体。小伙子帮他把箱子拉出地铁,送往电梯,换乘5号线,走时不忘叮嘱一声李松林,行走小心。
  北京市19条地铁线路,覆盖全城八大庙会。李松林赶庙会,尽量回避一、二号线。这两条地铁建设年代最早,老线路没有直升电梯,坡道长,台阶多,拉洋片的道具箱虽然安了滑轮,李松林岁数大了,也终究不便。
  庙会主办方惜老,几次三番要来车接送,李松林不让。他说:“车接车送,远的近的,给庙会造成很大负担。接了你,要不要接他?都是事。能自己去,就自己去,不添麻烦。”
  庙会跑单帮的手艺人,从古至今,历来有一个信条,能自己做就自己做,从来不想麻烦人。泥塑艺人王连文,却是打他20岁赶庙会开始,麻烦就自己来了。他的愁人之处,是装着300斤泥的皮箱。
  皮箱是过去的老箱子,王连文把轮子拆了,找了一个电焊,重新换了一个通轴,加装四个加重轮。重新制作的皮箱,却给他带来麻烦。汽车不让上,火车不让上,飞机更是严格检查,一算账,超重补交的钱,够他老婆孩子过年里里外外换五套新衣服了。
  出不去门,那就赶不了庙会,挣不到钱。王连文得想办法,对付不了的,出去买两盒中华、玉溪香烟,趁旁人不注意,塞进检票员裤兜里。女检票员,事先准备两个泥塑,说几句好话,都是外出讨生活。对方心一软,眼眉一低,王连文拉着沉重的箱子就上了长途班车。
  北京的庙会之外,河南、内蒙古、新疆、山西、陕西、海南等省份,如今已68岁的王连文,几乎把中国跑了个遍。大年初一庙会,王连文至少提前十五天出门。庙会主办方,指着这个季节出租摊位挣钱,都得提前定,去晚了,不租你。定好摊,回家再准备做塑像的泥。
  手艺人和经商者,思维大不相同。艺人跑庙会,庙会也在选艺人。客流好的摊儿,价贵不说,只有那么几个。人气太高,摊位卖艺开张,周边围了一大帮子人,影响其他摊位生意,手艺人有意见,庙会也不愿意租。
  商人大主意是挣钱,不挣钱,手艺再好,也不要你。艺人观察哪个庙会火,庙会主办方也在看艺人的摊位人多不多,生意好不好。生意不好,人不多,没人气,来年庙会给再多的钱,主办方也不会让艺人摆摊。
  摊位布局讲究平衡,一个火的,如糖人、糖画,带几个生意一般的,都能挣到钱,皆大欢喜为上。王连文找摊位,太火的摊位,一个庙会下来,挣不出摊钱。太偏的,没人气,生意不好。位置既不特别偏,客流又有保障的地界,是每个跑庙会的手艺人眼中热,心中爱,竞争反而最激烈。
  和人聊起来,王连文总是感慨:“跑庙会很愁人,不是花钱就能找到好摊位。有时候庙会火,想找个合适的地界儿,租个摊儿,也要花钱打点。”
  花出去的钱,都是跑庙会无法节约的成本。这一切,都要留待大年初一,庙会9点开门迎客。艺人功夫真不真,玩意儿好不好,游客认不认,跑单帮江湖人的辛苦能否得到回报?这才掰开手指头数一数,三五七八见真章儿。
  出摊儿
  “吃冷的喝冰的,手艺人挣的是受苦钱。”
  庙会,又称“庙市”或“节场”。是中国民间岁时习俗,各地不同,一般在农历新年、元宵节、二月二龙抬头等节日举行。从古至今,万人逛庙会,艺人一个摊儿。手艺人在春节庙会期间出摊七天,可占到全年总收入的50%以上。
  谁留得住客,方能赚得到钱。留客,凭的是手艺。锣鼓声响,李松林的拉洋片摊位前,很快围满了游客。一场演出5分钟,坐齐4个人。柜子一侧安装有锣、鼓、镲,李松林手拉两条小绳,分别控制乐器和图片。
  七十多岁的人,年龄大,演唱有技巧,气息调匀,演唱与图片内容相关的唱词,行腔合辙押韵,音调抑扬顿挫。该吼的时候,提前呼吸一下,嗓子爆发出来,音调错落有致。锣鼓伴奏,唱演大千世界。几场下来,又吼又蹦,起承转合,庙会正值冬季寒冷,李松林却穿不住衣服。
  拉洋片,卖的是行腔调门的功夫。王连文的泥塑、姚雨林的剪纸,靠的是手上绝活。泥坯为原料,以手工捏制成型,或素或彩,以人物、动物为主。剪纸窗花,一片红润,精细出活。艺人摊前人数多寡,全凭手上速度。王连文说:“出活慢,游客耐不住性子等。等得时间长,人就散了。”
  庙会艺人出活速度最快的要数糖人、糖画。王天军的摊位前,从来是围得密不透风。10秒钟吹出一头牛,15秒拉出一只猫。锅里的糖温度高达120摄氏度,揪出一团,揉成圆球,零下十七八度的室外,很快降到90摄氏度。快速收紧外口,吹成薄皮中空的扁圆球状,捏、拉之际,成为造型各异的动物百态。
  吹糖人的行话,寒冬腊月,肉分三层,层层烧烂,越烫越疼。有一次去吉林赶庙会,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王天军的手都张不开,仍然被烫出三个燎泡。破了,白的是皮,红的是肉,仔细一看就是血洞。
  内蒙古鄂尔多斯的庙会,风大卷沙,五天庙会下来,脸被吹脱了皮,手一照太阳,薄得像张纸,隔着肉透过光亮。庙会火了,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不停的吹捏拉扯。盒饭冻成冰疙瘩,矿泉水嚼碎了送进肚子里。
  艺人们聊天,彼此安慰。
  王天军说:“吃冷的喝冰的,手艺人挣的是受苦钱。”
  李松林说:“俗话说,庙会肥了手艺人,七天挣出一年钱。该您挣点,就不该您受苦?”
  姚雨林冬天动剪刀,不刮风还好,一刮风寒冰刺骨,手僵指麻。人坐在摊前不动窝,脚冷、手冷、身冷,剪两刀,暖一下。
  王连文传授经验,手艺人用手挣脸面,北方天冻,手指不听使唤。买了医用胶皮手套,拇指、食指指尖剪破,手指露出来,冬天再冷,寒风打不进去。
  糖人有锅暖着,剪纸随时抽取,王连文的泥塑,事先调制好的泥,凉了捏不成,只好找个泡沫箱子保暖。泥里有空气会沾手,一块一块摔好了,用的时候,先取最底下那块泥。一块泥20公斤重,做12个泥塑。
  做一个泥塑约5分钟,泥凉似冰,时间长了,虽有手套阻挡,手指头也跟扎针似的疼。不能拿热水暖,手湿了捏不成,冷风一吹更疼得厉害。王连文感觉手指快僵了,打开吹风机,吹一吹取暖。寒热交织,40多年跑庙会,王连文的手指关节落下病根。
  手艺人在冬天落下的病,只好在夏天来医治。哪怕夏天热出一身痱子,凉东西一口不吃。买点红花、花椒等,三伏天,热如蒸笼,手脚入进滚烫的药汤中,早晚各泡半个小时。
  跑庙会的手艺人,一年就靠春节这几天,维持全年的生活。只能让自己辛苦,家里人才不会辛苦。王天军说:“中国人过年的情结比较重,春节都要和家人团聚。艺人跑江湖,年节感觉心里会空。过年家人重要,挣钱养家也重要。但没办法,一个人跑到外面去出摊儿,有委屈自己受,为了生活,还得去挣受苦的钱。”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