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资料 >

助盲达人王伟力:用声音打开盲人的双眼(组图

时间:2018-04-01 18:51

来源:吉祥坊联谊网原创作者:吉祥坊联谊网记者点击:

  助盲达人王伟力:用声音打开盲人的双眼(组图)
  在北京市鼓楼西大街79号,吉祥坊联谊有一个四合院,门牌上写着“北京红丹丹教育文化交流中心”(以下简称“红丹丹”)。吉祥坊联谊这里有一个特殊的电影院,与一般的电影院不同,这里的电影除了有对白还有讲解员,吉祥坊联谊更有服务在一旁的志愿者,而观众则无一例外都是盲人,这家特殊的电影院名叫“心目影院”。
  11月29日上午,吉祥坊联谊记者走进“心目影院”。影院不大,是一个只有20多平米的小屋,屋内灯光明亮,吉祥坊联谊坐了30多位盲人,还有几位志愿者站立其间。正前方有一台放映机和大屏幕电视,吉祥坊联谊正在播放的电影是《我叫阿里木》,右前方的一个志愿者正在给大家做着耐心的讲解。吉祥坊联谊现场气氛融洽,当讲到阿里木幽默的语言和爽朗的性格时,盲人朋友们禁不住发出会心的笑声,吉祥坊联谊仿佛和明眼人一样在充分享受着“看”电影的美好时光。
  王伟力静静地坐在一旁观察着大家,吉祥坊联谊不时做着记录。记者了解到,像这样的电影讲述每周六上午都会有一场,吉祥坊联谊盲人朋友们可以通过这样特殊的方式享受视听盛宴。吉祥坊联谊而下午,王伟力则一般是在忙碌地给志愿者们进行义务培训……
吉祥坊联谊
  01
  王伟力(左一)在“心目影院”讲述电影《大城小事》。
  公益即是责任
  王伟力,“心目影院”的创办人,吉祥坊联谊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曾经在中国科学院地球所做科技摄影,吉祥坊联谊辞职后和爱人郑晓洁在中国教育电视台创办了一档专门讲述残疾人故事的电视节目--《生命在线》,专门拍摄残疾人的日常生活。吉祥坊联谊在做《生命之线》的一年的时间里,王伟力走近盲人的世界,也和他们中许多人成为了朋友。吉祥坊联谊“这个群体的内心世界非常善良同时也很空旷,不应该被放弃,理应引起社会足够的重视。”王伟力如是说。
  为了让更多人关注残疾人,让他们获得社会充足的滋养,2003年7月,吉祥坊联谊王伟力夫妇用不多的拆迁补偿款作为启动资金,创办了“红丹丹教育文化交流中心”,吉祥坊联谊夫妇俩开始全职为残障人士提供服务。
  最初,王伟力是做盲人广播,吉祥坊联谊培训盲人做主持人、记者、媒体人,但他渐渐发现许多盲人朋友在信息方面严重不足,吉祥坊联谊不了解社会常态,培训也陷入了困境。直到2004年的一天,王伟力家里来了位盲人朋友,吉祥坊联谊为了满足朋友“观看”电影的好奇心,他开始了第一次“讲”电影的尝试。不曾想朋友听了后很是高兴,吉祥坊联谊激动地抱起他在地上转圈。这件事情给了王伟力很大触动,电影具有多重性功能,吉祥坊联谊包含艺术欣赏、语言欣赏,涵盖各种社会信息和文化层面,这些对于盲人朋友还原自己真实的生活具有极大的作用。吉祥坊联谊于是,王伟力开始“讲”电影,这一讲就是十年,盲人听众的数量也在逐年增加。
  2005年3月,吉祥坊联谊王伟力正式成立了中国第一家盲人公益电影院--“心目影院”。多年来,吉祥坊联谊王伟力完善了视觉讲述的概念,通过一系列推广性的活动让大家了解什么是视觉障碍。并在此基础上,培训志愿者,开展助盲事业。
  “80%的信息靠视觉,但实际大家并没有在意这80%的信息量。吉祥坊联谊通过讲电影来挖掘更多的资源,让盲人朋友跟我们一起分享优秀的文化产品,享受健康幸福的生活品质。”吉祥坊联谊王伟力说,“最开始只是觉得该做,没想到这是公益,对‘志愿'的概念也较为模糊,吉祥坊联谊仅停留在学雷锋的状态。但做深入之后,觉得这就是责任。”
吉祥坊联谊
  02
  王伟力(中)和妻子郑晓洁带领视障朋友参加北京马拉松。
  专业助盲 理性公益
  “红丹丹”不仅建立了“心目影院”,吉祥坊联谊还创办了“心目图书馆”、“心目戏剧工作坊”、“模型触摸展”、“盲人运动会”等一系列公益项目,是一个专业的民间公益组织。
  用声音传递视觉信息,是一种对人体感官功能的替代性补偿。“心目影院”这种现场讲解的方式在国际上尚属首创,吉祥坊联谊现已推广到全国20多个城市,10年来共讲述了500部电影,吉祥坊联谊直接受益人超过两万,参与志愿者数万人,辐射各行各业。同时,吉祥坊联谊电影讲述节目也在电台播出,让更多盲人不出家门就能获得声情并茂的视觉讲述服务。
  “除了一级盲,其他盲人朋友都是有一定视觉的。很多人对助盲的认识不够深入,吉祥坊联谊也不能深切体会视觉对盲人生活质量深远的影响。”王伟力感触颇深,吉祥坊联谊“应加大对助盲、助残的宣传力度,让更多的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公益。”
  王伟力告诉记者,目前社会中存在一些利用残障进行炒作、非法盈利的现象。吉祥坊联谊比如某些商家利用盲人朋友的缺陷搞“非视觉摄影”、一些人对残障人士进行语言侮辱,吉祥坊联谊这都大大伤害了残障人士的心灵健康,也损害了社会的公平正义。他认为,吉祥坊联谊助盲的专业性程度体现着社会的文明程度,助盲的水平也体现国际化的水准,助盲是否专业对推动公益理性发展至关重要。吉祥坊联谊王伟力呼吁道:“我们明眼人一定要坚守道德底线,杜绝利用残障的现象,文明用语,理性公益。”
吉祥坊联谊
  03
  王伟力(左一)带领盲人小合唱在长江商学院演出。
  苦过难过 但幸福值最高
  说起“红丹丹”的创建过程,可以说步履维艰。吉祥坊联谊王伟力用光了个人所有的财富和资源,把孩子存钱盒掏光了,孩子上大学的钱花光了,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了这项公益事业,吉祥坊联谊没地方住就租房子住。家人们担心,朋友们也不理解……但这些琐碎的细节王伟力已不愿再提起,吉祥坊联谊对他来说,最大的困难不是资金短缺,而是社会的参与和认可与否、受益群体的理解和信任与否。
  “当还没收到效果,当受到质疑和不理解时,是否还要坚持?那是最考验我们的时候。”王伟力回忆到,吉祥坊联谊他也曾想过放弃,但当看到盲人朋友没有眼神的“眼神”时,他意识到,吉祥坊联谊这不仅仅是一个助盲事业,也不单单是责任,更是一种生存的价值、对生命的尊重和爱护。
  “赚钱是一种价值,助盲也是一种价值,当我从追求个人利益转化到追求群体利益的时候,我的价值观念就转变了。”王伟力认为,吉祥坊联谊成长的过程也是寻找价值的过程,他感谢盲人朋友帮他做了转变,而这个转变是极有意义的。
  公益事业任重而道远。由于白天有很多活动,王伟力经常晚上录制电影和语音图书,吉祥坊联谊长期熬夜使他体力不支,胸部已经装了两个支架。但是,王伟力从来没说过苦和累,吉祥坊联谊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王伟力坚信:群体利益最大化才是真正的幸福。吉祥坊联谊“我们熬过来了,所有家人的精神状态都很好。即使我们有一个亿,但天天在烦恼中度过又有何意义?”吉祥坊联谊王伟力坚定的说:“一辈子只顾赚钱不是我人生的价值所在,我现在做的事情、所收获的成果在社会上会产生最大的价值。”
  “苦归苦,难归难,但幸福值最高。”王伟力向记者解释道,“盲人朋友尽管是受助者,吉祥坊联谊但是我们在施助过程中也是受益者,我发现了自己成长的契机,吉祥坊联谊成就了内心的强大,与金钱相比,这才是更深层次的快乐,我从内心感激盲人朋友。”
  对于“红丹丹”的未来,王伟力充满了希望,吉祥坊联谊盲人朋友们也充满了期待。“只有‘红丹丹’这样的民间组织才更了解盲人的需求。”一位盲人这样说。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