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吉祥坊历史 >

有意思的韩信和项羽:历史人物侃谈

时间:2018-12-28 20:28

来源:吉祥坊联谊网原创作者:吉祥坊联谊网记者点击:

  有意思的韩信和项羽:历史人物侃谈
  如果说中国历史很有意思,值得一读的话。是由于众多史人物和千百年来所流传下来的比小说要精彩得多的事迹,让我们越来越多地领略到了历史的魅力。古人那力挽狂澜扭转乾坤叱咤风云的风采,也常常让后人心怀激荡。
  俗话说碌碌之徒跳梁小丑常有,而英雄不常有。时势造英雄。在秦末那英雄辈出的年代,风起云涌的反秦势力中,脱颖而出的韩信和项羽就是这样的英雄人物。
  如果不是那个风云际会的乱世,韩信和项羽,会有后来那样波澜壮阔的一笔吗?也许会,也许永无出头之日。
  按理说,韩信生活的时代《史记》应有明确记载。但翻看之后发现:其中《史记·淮阴侯列传》是这样开头的:“淮阴侯韩信者,淮阴人也。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也就是说并没有交代韩信的生卒年代。太史公为什么没有交代韩信的生卒年代,是不知道,还是另有隐情。不得而知。
有意思的韩信和项羽:历史人物侃谈
  百度搜索介绍:“韩信(约公元前231年-公元前196年),汉族,淮阴(原江苏省淮阴县,今淮阴区)人,西汉开国功臣,中国历史上杰出的军事家,与萧何、张良并列为汉初三杰,与彭越、英布并称为汉初三大名将。这样看来,韩信大约活了三十多岁。
  无论《史记》还是《汉书》,都清楚记载韩信是“始为布衣时,贫无行”。《史记·淮阴侯列传》又记载:“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韩信虽然贫穷,但是身上仍带把佩剑,在那个时候只有有身份的人才能带佩剑。所以,易中天给的评价是:韩信确应是贵族或士大夫出身——落魄的贵族。他的佩剑是他身份的一个象征。而韩信的布衣身份应该是遭遇秦朝打击驱逐,家破人亡之后才转换成的个人成份。他早年应出身于世代簪缨之家,也有人说他是韩国贵族后裔。不然,后来在和夏侯婴以及萧何的谈话中,不会令这二人对他刮目相看,认定他是不世之才。
  除了好佩带刀剑,韩信还不事产业,这也是他是贵族后裔的又一佐证。如果他生来就是贫贱之身,他如果家境不好,就得长年辛勤劳作,终日为衣食奔波,也早已学会了谋生,否则是不合终日在乡间游逛,也不会沦落到整天没饭吃的地步。而战国时期破落贵族为什么不愿低头从事布衣那种养家糊口的低贱职业,这也是那种贵族习性使然吧!
  “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这句话就很好地概括了韩信当时的处境,而且很明确地告诉我们,当时的韩信应该是父母双亡,而且没有兄弟姊妹(或者因秦朝在灭六国的过程失散,死亡,不得而知)。
  韩信终日游荡,也许就是为了等待一个时机,好把平生所学用上。但秦朝为什么能容许韩信这样的六国破落旧贵族子弟存在,而且能让他佩剑而行,乡间里正也不管他,让他我行我素,自生自灭,这是当时秦政府的自信俨然,还是政府认为,就这样一个居无定所,食无定所的小混混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所以,也就没搭碴。而正是这个毛头小子,却成了秦军的克星,最终成了秦王朝的掘墓人。
  世人最感兴趣的还是他和漂母(专门给有钱人洗衣的职业洗衣妇女)之间的一段轶事。《史记·淮阴侯列传》这样介绍: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忘报乎!’”后信为楚王,“召所从食漂母,赐千金。
  当时韩信没有一份养家糊口的职业,只好钓鱼充饥,饥饿难耐。漂母看他饿得实在不行,就把带来的干粮分给他吃了。而就这样接连数十日,韩信都受到漂母的接济,而史书上,也好,民间传说也好,都没有向我们透露出漂母的不耐烦。可见,这是一位慈祥大度的妇人,而她供给韩信吃食这么多天,并非贪图回报,足见当时人性的光辉。而此刻的韩信也正等待时机,希望一展平生所学,而历史也恰恰给了他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漂母不图回报,也并不一定相信韩信将来一定有什么出息,这是人之常情。因为,并非所有的人都有有识人之明,也并非所有的人都有先见之明。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