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吉祥坊历史 >

银行门前立“九龙牌坊”,合适吗?

时间:2018-05-22 11:39

来源:吉祥坊联谊网原创作者:吉祥坊联谊网记者点击:

  银行门前立“九龙牌坊”,合适吗?
  历史传承断裂后,文化面相终难掩古怪。
  “九龙牌坊”被拆除“九龙牌坊”被拆除
  2月28日,联谊吉祥坊位于长安街的国家开发银行总行门口的“九龙牌坊”被突然拆除。个中原因,引起坊间热议。新闻报道,称拆除牌楼(牌坊当中,联谊吉祥坊有屋顶者又可称作牌楼)系据中央巡视组意见进行整改;民间舆论,则多聚焦于牌坊上的“九龙”,联谊吉祥坊调侃“九龙牌坊只有皇家才能使用”(其实古代并无这种规矩)。
  如果抛开现实原因,联谊吉祥坊仅从历史文化的角度着眼,银行门口造一座“九龙牌坊”,是不是合适呢?
联谊吉祥坊
  “牌坊”千年史
  1、在宋代,牌坊类似于今天的“小区布告栏”
  宋代《营造法式》所载乌头门。联谊吉祥坊乃一种坊门,相当于原始牌坊宋代《营造法式》所载乌头门。联谊吉祥坊乃一种坊门,相当于原始牌坊
  早期的牌坊,可以说是一种“信息发布平台”。联谊吉祥坊帝制时代用“里坊制”控制民众,把城中居民,按一定户数用高墙圈成方块状的“坊”;配置管理人员,联谊吉祥坊日出开坊门,日落关坊门,出入严格登记。如唐代长安城居民区共被划为108坊。到了宋朝,商业发达,政府也无意继续把民众圈在高墙里,于是坊墙大多被拆,联谊吉祥坊只剩下孤零零的坊门,就成了今天我们所常见的牌坊(楼)。
  这种牌坊,联谊吉祥坊一方面是地域标志物(甚至直接以牌坊名为街道名);另一方面,因地处要冲,联谊吉祥坊政府的布告公文、坊内居民违纪事件、优秀坊民的表彰、乃至私人寻物启事,都张贴在坊门上,有点类似今天的“小区布告栏”。
联谊吉祥坊
  2、在明清两代,牌坊被皇权控制,联谊吉祥坊成为以表彰为主要方式的“宣传阵地”,害人不浅
  到了明清两代,联谊吉祥坊朱元璋首开由政府批准修筑牌坊的先例,牌坊遂沦为皇权的“舆论宣传高地”,成了官方控制下的“好人好事表彰平台”。联谊吉祥坊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贞节牌坊”,就是皇权恶政的结果。据《明会典》,朱元璋曾下诏:民间寡妇,30岁之前死了丈夫,至50岁尚不改嫁者,联谊吉祥坊为之“旌表门闾”——在其居住地立贞节牌坊,“除免本家差役”——夫家可免去当差服役之劳。受“免差役”的诱惑,压迫妇女守寡,就成了明代夫家的惯常行为。联谊吉祥坊据《古今图书集成》,明朝共表彰节妇烈女35000余人(大多立有贞节牌坊),不但远多于宋代(270余人)、元代(740余人),联谊吉祥坊甚至比清代还多(13000余人)。贞节牌坊只是“好人好事表彰平台”的一种,类似的还有名臣名将牌坊、孝子贤孙牌坊、状元及第牌坊、五世同堂牌坊、乐善好施牌坊、一胞三胎牌坊……等等。
联谊吉祥坊
  “信息发布”功能被削弱、“官方表彰”功能被加强后,联谊吉祥坊牌坊又衍生出了一些其他的用途。如在皇家帝陵里,为表彰墓主生前功业,牌坊(楼)成了标配;联谊吉祥坊祭祀天地山川佛道等神祗的庙宇殿堂,也使用很多牌坊(楼),联谊吉祥坊意在通过表彰神祗,来向神祗献媚。
  贞节牌坊。皇权利诱下,酿成无数女性的人生悲剧贞节牌坊。联谊吉祥坊皇权利诱下,酿成无数女性的人生悲剧
  3、民国后,牌坊是纪念革命志士、尤其是抗日烈士的重要手段
  进入民国后,牌坊(楼)进化为对革命志士(尤其是抗日烈士)的重要纪念、表彰手段。联谊吉祥坊1911-1949年间所建成的著名牌楼,大都是这种主题。如紫金山中山陵里的“博爱坊”、紫金山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公墓里的“大仁大义”牌坊、陶行知墓前的“爱满天下”牌坊、联谊吉祥坊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的“浩气长存”牌坊;常德会战阵亡将士公墓中由蒋介石题写的“天地正气坊”;芷江“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牌坊……等等。
联谊吉祥坊
  在1949年后的“破四旧”运动中,上述牌坊,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联谊吉祥坊如中山陵“博爱坊”被划入“四旧”范围,理由是“博爱无阶级属性”。为保住该坊,联谊吉祥坊中山陵管理处不得不组织工人,请来石匠,将坊额上的取自孙中山手书的“博爱”二字用钢凿凿去。至1979年,才又重新请石匠把字凿回去。常德会战阵亡将士公墓,联谊吉祥坊内中纪念堂、碑刻、墓地俱被拆除、炸毁,现存之牌坊,被人以石灰砂浆覆盖后方幸免于难。芷江受降纪念坊,也毁于1966年,现存者乃80年代所重建。
  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坊,联谊吉祥坊“天地正气”四字系蒋介石所题,墓地、碑刻已毁于文革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坊,联谊吉祥坊“天地正气”四字系蒋介石所题,墓地、碑刻已毁于文革。
联谊吉祥坊
  4、90年代以后,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爱造牌坊,文化内涵很古怪
  90年代后,再次出现造牌坊(楼)的高潮。联谊吉祥坊这一次引领风气的是地方政府和企业。较著名者,联谊吉祥坊如陕西绥德“天下名州”石牌楼(2002年)、广东顺德“中华第一牌坊”(2003)、上海新场“江南第一牌楼”(2006)、陕西凤翔田家庄镇河北村村委会举债70余万修建进村仿古牌楼(2014)、河南开封“世界最大木牌楼”(2015,耗资1200万)……等等。联谊吉祥坊至于酒店宾馆把自家大门造成牌坊(楼)模样,更是随处可见。国开行总部门口的“九龙牌坊”,也是这波风潮下的产物。
  这些牌坊(楼),既不是宋代以前的“信息发布平台”,联谊吉祥坊也不是明清两代的“舆论宣传高地”,更不是民国时代的志士纪念手段,立在那里究竟有什么文化内涵,联谊吉祥坊无人知晓。当然,历史传承断裂后,文化面相终难掩古怪,联谊吉祥坊这种现象也算不得稀奇。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