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吉祥坊历史 >

往飞机发动机里投硬币,中国人为何好这口?

时间:2018-03-27 11:59

来源:吉祥坊联谊网原创作者:吉祥坊联谊网记者点击:

  往飞机发动机里投硬币,中国人为何好这口?
  国人“扔钱”的理由,吉祥坊古今中外兼容并蓄,其含金量之高,非他人所能及。
  任何时间、任何场景之下,中国人都能找到扔钱的理由。他们经常向寺庙里的佛像投币,也喜欢向博物馆的恐龙化石撒钱;吉祥坊他们热衷于向乌龟池里“充值”,也同样不会放过南京屠杀纪念馆前的水池;他们习惯性向兵马俑扔钱祈求福报,也不会忘记往飞机的发动机内投币消灾……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爱扔钱?
  古代“厌胜”巫术,在当代仍有相当大的市场
  “厌胜”亦作“压胜”,吉祥坊是一种中国传统巫术。简单说来,就是用吉利品、避邪物来压服、胜出某些人事物。
吉祥坊
  至晚自汉代开始,钱币成为了一种受到官方认同并广泛使用的“厌胜物”。吉祥坊历代朝廷、贵族乃至佛寺道观,都曾铸造各种“厌胜钱”——这类钱在做工方面,吉祥坊往往较普通钱币更为精致——用于佩戴或者置于特定所在,以获趋利避害之效。比如,《益都耆旧传》里记载,有人在成都严真观的“通仙井”里淘出“铜钱三文,径可二寸”,吉祥坊结果出现“恍惚不安”的症状。原来此钱乃是汉人严君平掷入井中的“厌胜钱”,淘井人将钱扔回井内,症状就消失了。唐人所撰《朝野佥载》一书提到:并州石艾、寿阳二界有一“妬女泉”,吉祥坊“泉瀵水深沈,洁澈千丈,祭者投钱及羊骨,皎然皆见。”古人往井、泉中投钱“厌胜”的风气,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在古人看来,普通钱币也同样具备“厌胜”功能。比如:《宋书·徐羡之传》中记载,为破除厄运,吉祥坊徐羡之曾“以钱二十八文埋宅四角”来驱邪。《南史·梁本纪》中记载,梁元帝多次见到黑蛇群,吉祥坊心甚恶之,遂命人“取数十万钱镇于蛇处以厌之”。《太平御览》里说,吉祥坊当时之商贾行走于长江之上,常突然遇到暴风雨,“若投钱,多获免济”。
  略言之,“厌胜”巫术认为:往正确的地方“扔钱”,吉祥坊可以驱除邪祟和厄运。早期,“厌胜”巫术多行于朝廷与显达富贵之人;至明清两代渐趋平民化,融入民间风俗,吉祥坊往往无需巫师念咒作法即可施行,“厌胜”这一巫术名称也逐渐被淡忘。比如,清道光年间编纂的《直隶霍州志》里记载:“(正月)二十九日,治城抬纸船游街,吉祥坊居民掷钱其中,谓之送瘟船。”这种投币行为,已相当于一种日常性的“公共事务”。
吉祥坊
  今人坐船怕发生海难,遂往水里投币;吉祥坊坐飞机怕发生空难,竟往飞机的发动机里投币……都是这种“厌胜”巫术的延续。
  自近代以来,投币活动成为信仰机构的“祈福新标配”
  信仰与投币之间的关系由来已久。
  唐初僧人道宣所著《续高僧传》记载,当时佛教界常举办一种叫做“落花”(胡适认为类似莲花落,亦有学者认为是一种吸取当时曲艺技巧而成的唱词)的法事。吉祥坊这是一种借助演艺来布道、募捐的方式,效果似乎相当不错,“士女观听,掷钱如雨”。到明清时期,法会和功德箱,吉祥坊已成为寺庙最常见的募款方式——如《水浒传》里多次出现“功德钱”字样——吸引善男信女前往投币。
  及至近代,在“功德钱”之外,吉祥坊又出现了一种新的投币方式“打金钱眼”。
  北京白云观的“打金钱眼”模式最具代表性。
  1920年、1921年,吉祥坊戏曲家吴梅两度游览北京白云观。吴氏见到:“庙门有大桥,桥下无水,坐一黄冠,前悬一磬,云有人以钱掷中磬者,吉祥坊大吉大利。游人掷钱,已盈数万矣。”
吉祥坊
  1935年出版的《旧都文物略》中,吉祥坊特别提到该投币处设计独特,没有任何台阶可供人下去拾回钱币:“郊西白云观,供邱真人,相传十九日生辰,亦求赛之会也。桥下悬一铜钱,吉祥坊其大逾盅。凡人祀神毕,皆于桥栏杆上掷钱,如中其孔,则大利市。中与不中,均无下拾之蹊级。十日闭会,而阿堵盈万,则为道人终岁之储。”
  白云观的投币游戏很快全国知名。1937年,吉祥坊上海著名的时政类杂志《国讯》刊文介绍其运作模式:“桥洞里坐着一个俨如已死的道人,前面悬着一个纸的大铜钱,钱的正中方孔中放着一个铜铃。香客们都用铜元去掷铜铃,打中的就是今年发财有福的预兆。吉祥坊所以桥上人拼命的掷钱如雨下,桥下钱堆积得坑谷皆盈。”
  虽然很难考证白云观“打金钱眼”游戏首次出现的具体年份,吉祥坊但可供参考的是:乾隆年间刊印的《帝京岁时纪胜》、1906年刊印的专谈北京风物的《燕京岁时记》……等书中的“白云观”词条下,吉祥坊俱没有任何与“打金钱眼”相关的文字。显然,“打金钱眼”乃是清末民初的“新发明”。而且,这项“新发明”很快风靡北京周边的各信仰机构。吉祥坊比如:东岳庙有“投钱求子”游戏,“帝妃前悬一金钱,道士赞中者得子,入者辄投以钱,不中不止,中者喜,益不止,罄所拥以出。”觉生寺有“打钟眼”习俗,吉祥坊“游人到此一必以钱打钟眼,中者以岁祥端,竟有打至数百不中而犹打者。”
  时至今日,“打金钱眼”、“打钟眼”、“投钱求子”这类投币游戏,已几乎成为所有信仰机构的标配。
吉祥坊
  祖自西洋的“许愿池”,凡有水池处即可投币
  中国的“投币”大军,从不放过任何景点的任何水池,吉祥坊无论它是乌龟池、鳄鱼池还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的小水池。
  对他们而言,凡有水池处皆可“许愿”。
  “许愿”在中国古代是常见之事。吉祥坊但向水池投币许愿,并不是中国的传统。中国的传统“许愿”对象,多是神鬼佛魔,吉祥坊而非水池,且需要“还愿”,不能简单投币了事。
  举个例子:1909年,英国记者丁乐梅(John Dingle)来华旅行,吉祥坊在一座“距离大理府只有十里的著名寺庙中”,见到一口莲花池里供奉着一尊观音相,“一个又一个想生儿子的妇女前来通过扔钱恳求她,离开时满怀能生儿子的信心。吉祥坊等这些忧心忡忡的妇女都离开了,僧侣们就脱下鞋子、卷起裤子、蹚进水里,把钱捡起来据为己有——有时足足有三万钱。”显然,妇女们扔钱,吉祥坊是向池中的观音寻求福报,而非对着水池本身许愿。
吉祥坊
  因为这种缘故,古籍中常见“许愿”字眼,但若以“许愿池”为关键词,搜索中国古代典籍,吉祥坊却几乎找不到任何结果(笔者使用了国家图书馆“中华经典古籍库”、殆知阁等工具检索)。
  许愿池在中国的风靡,至多只能追溯到80年代。
  1986年,长春电影制片厂译制《罗马假日》,吉祥坊这部1953年拍摄的经典影片,终于在迟到了33年之后,首次在国内上映,引发了一场观影狂潮,“几乎场场客满”。俏丽的“赫本头”和白衬衣百褶裙的搭配,吉祥坊迅速成为当时最流行的时尚。赫本在“罗马许愿池” (FontanadeTrevi)旁抛硬币许愿的镜头,亦成为一代人关于爱情和浪漫的经典记忆。
  “罗马许愿池”的风靡带来两个结果。一是很多景点或将自家池子改名为“许愿池”,吉祥坊或新建“许愿池”。比如:遵义金鼎山玉皇殿的许愿池原名“九龙池”;洪洞广济寺的的许愿池原是“放生池”;吉祥坊苏州水月寺的“吉祥许愿池”原本也是放生池;洛阳白马寺旺季能一天捞四次钱币的“千年许愿池”、“千年许愿古井”,其实也是近年才有的名称……二是游客形成了“许愿自觉”,吉祥坊凡有水池处皆主动投币(没水的马王堆汉墓遗址坑也照投不误)。
吉祥坊
  当然,“投币”并不是中国人的专利——据媒体报道,2016年,吉祥坊罗马许愿池“吸金”140万欧元(捐献给了慈善组织),这显然是全世界游人同心戮力所取得的成就。不过,吉祥坊中国人在“投币”方面的热情,确实要高于其他国家,毕竟,国人“投币”的理由,古今中外兼容并蓄,其含金量之高,本非他人所能及——任何一次“投币”,吉祥坊背后都可能同时存在着厌胜、祈福、许愿三大动力。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